嫦娥奔月为什么要带只兔子
社科網首頁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海外傳真
第483號:人權,誰人可有?
2018-10-25 14:25:00

費爾南德·布羅代爾中心

紐約州賓漢頓大學,美國

Fernand Braudel Center, Binghamton University

https://www.binghamton.edu/fbc/commentaries/index.html

伊曼紐爾·沃勒斯坦

(路愛國 譯)

評論 第483號

2018年10月15日

人權,誰人可有?

        很難找到一個未曾以某種方式侵犯人權的國家或其他政治結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時候,這種侵犯涉及到殺害一個持不同政見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時候,這種行為不那么嚴重,但對受害者的生活和活動依然產生了非常負面的影響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指控侵犯人權的政治結構幾乎毫無例外地否認它采取了這一行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侵犯人權的確鑿證據很難獲得并得以傳播。在任何情況下,被控侵犯人權的實體在大多情況下都傾向于無視抗議活動,從而原封不動地維持被控的侵犯人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目前正在被公開討論的實例有:巴西、阿根廷、委內瑞拉、哥倫比亞、秘魯、尼加拉瓜、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、法國、荷蘭、瑞典、拉脫維亞、波蘭、匈牙利、捷克、保加利亞、土耳其、沙特阿拉伯、以色列、巴勒斯坦、埃及、蘇丹、南蘇丹、肯尼亞、南非、也門、伊拉克、伊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、緬甸、印尼、澳大利亞、中國、韓國、朝鮮、日本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名單上的任何一國都有一些對這一指控深感憤怒的辯護者,另一些人則把本國列入這一指控名單的首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已然龐大的名單還不包括所謂主權國家內部的各種實體。列出它們會極大地加長表單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這個不明不白的有關人權的討論中,我們能得出什么結論?我的結論是,我們不能把人權本身作為一個范疇來用。如果我們把它放在對任何特定政治實體狀況的復雜分析中,它可能是有用的,但它肯定永遠不能獨自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第二個結論是,這個范疇迄今為止讓我們所獲甚微。當大多數運動分子都用它的時候,它使我們遠離了對資本主義體系的分析,從而遠離了我們時代的核心斗爭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[伊曼紐爾·沃勒斯坦(Immanuel Wallerstein)版權所有,Agence Global負責發行。有關版權和授權,包括翻譯和張貼到非商業網站事宜,請與[email protected]、1.336.686.9002或1.336.286.6606聯系。在不改動本評論和展示版權所有條件下,允許下載、電子轉發或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他人。如欲與作者聯系,可發郵件給[email protected]

        每月兩次發表的這些評論,旨在從長時段而不是當前頭條新聞的角度,對當今世界變化做出反應。]

 

 

 

嫦娥奔月为什么要带只兔子 297871864470313111599881368482329773092004339095170529416697357676890986313889926420718620893655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