嫦娥奔月为什么要带只兔子
社科網首頁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報刊投稿|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
海外傳真
第496號:巴黎圣母院大火:有多悲慘?
2019-05-23 22:35:00

費爾南德·布羅代爾中心

紐約州賓漢頓大學,美國

Fernand Braudel Center, Binghamton University

https://www.binghamton.edu/fbc/commentaries/index.html

伊曼紐爾·沃勒斯坦

(路愛國 譯)

評論 第496號

2019年5月1日

巴黎圣母院大火:有多悲慘?

        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火災對全世界、尤其是法國人民來說都是一場悲劇。凡是見過它的人通常都喜歡它。所以,這對可能半個世界或更多的人來說都是一場悲劇。問題在于:這是不可避免的嗎?答案:絕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沒有理由認為巴黎圣母院不能完全復原,或變成我們希望它改善的樣子。這只是一個政治意愿和金錢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擁有技術能力來做這件事,有意愿,也會有資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有技術能力,因為我們知道這場悲劇之前每一塊巖石的位置。這座大教堂始建于12世紀。從那時起,它經歷了多次建造和重建。沒有真正原始的大教堂。被燒毀的這座是對之前多座的重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法國在政治上是分裂的。馬克龍總統個人的希望是,這項重建工程將使人民重新團結起來。一時之間確實如此。但這一時刻已經結束,而法國一如既往地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場火災是一場悲劇,但遠不是可能發生的最糟糕的悲劇。當局認為火災是一場意外,他們認為他們已經挽救了建筑物的核心部分。我希望情況如此。這并不重要。如果他們愿意,他們能夠重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能恢復原樣,那將是一場真正的悲劇。想象一下:一些偉大的藝術博物館,如盧浮宮、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或任何其他博物館,遭受到無法挽回的火災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其他機構的火災都是其內部物品的永久性損失。這大概就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發生的事。亞歷山大博物館內保存的所有人類之前的東西都永遠消失了。如果今天在一個類似地點發生火災--不管是意外還是人為的--它將無法得到恢復。所以讓我們換個角度看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教堂的大火使我們大家都深感悲痛,但我們并沒有因此失去太多。我們將再次擁有巴黎圣母院。假如盧浮宮發生類似的災難,我們則將永遠也無法恢復其藏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也許不能緩解我們現在的情緒,但情緒只是暫時現象。如果巴黎圣母院得以重建,我們可能甚至都不記得我們當時有什么情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[伊曼紐爾?沃勒斯坦(Immanuel Wallerstein)版權所有,Agence Global負責發行。有關版權和授權,包括翻譯和張貼到非商業網站事宜,請與[email protected]、1.336.686.9002或1.336.286.6606聯系。在不改動本評論和展示版權所有條件下,允許下載、電子轉發或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他人。如欲與作者聯系,可發郵件給[email protected]

        每月兩次發表的這些評論,旨在從長時段而不是當前頭條新聞的角度,對當今世界變化做出反應。]

嫦娥奔月为什么要带只兔子 674787143867737989781744523920226163192471273851384045782922696018284246511426758680934820522474886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